<form id="smuoc"></form>
  • <nav id="smuoc"><optgroup id="smuoc"></optgroup></nav>

    1. <wbr id="smuoc"></wbr>
      <dd id="smuoc"></dd>
      <dd id="smuoc"></dd>
      <big id="smuoc"><li id="smuoc"></li></big>

    2. 南陽市潤豐肥業有限公司

      Nanyang Runfeng Fertilizer Co., LTD.




      0377-63621706

      13838956344

      攜手潤豐肥業,

              伴君人壽年豐!


      首頁 >> 技術中心 >>肥料知識 >> 土壤重金屬污染:化肥農藥濫用成罪魁禍首
      详细内容

      土壤重金屬污染:化肥農藥濫用成罪魁禍首

       


       “鎘大米”事件再一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牽動了公眾敏感的神經。盡管近年來高發、頻發的食品安全問題一直處于輿論的風口浪尖,但此次“鎘大米”污染事件為什么比過去發生的任何一起食品安全事件更令人擔憂?
        民以食為天,食以糧為本。豬肉出了問題,我們可以吃羊肉;牛肉出了問題,我們可以吃雞蛋,但在中國人的餐桌上,很難想象沒有最重要的主食——大米。
        造成此次“鎘大米”的元兇,并非部分生產者或商家片面逐利的黑心行為,嚴重的土壤污染才是導致大米鎘超標的主因。
        如果說嚴格檢疫檢測可以避免瘦肉精,規范收購渠道能夠預防地溝油,加強銷售監管可能杜絕塑化劑,重視加工環節能夠防止染色饅頭,那么消滅“鎘大米”恐怕無法依靠工商、質檢等食品管理部門的檢查、懲處、關停來實現。要徹底解決由環境污染導致的食品安全問題,顯然復雜、困難得多。
        揭開土壤污染背后的謎團
        劉湘驥是湖南省攸縣大同橋鎮大板米廠的老板。自從今年3月廠里的大米被檢測出鎘超標以來,他每晚輾轉難眠。
        “鎘是什么東西?我都不知道!眲⑾骟K告訴記者,他的米廠從收谷、脫殼、碾米、拋光到包裝,所有程序都是物理性操作,不存在添加或產生鎘等重金屬的可能。
        湖南省環境監測站的實測數據顯示,這一區域的鎘含量并未超標。湖南省環保廳法制宣傳處處長陳戰軍對“鎘大米”的成因表示疑惑,如果環境背景中鎘不超標,那么攸縣及衡東縣為何會生產出鎘米?他傾向于認為是化肥帶入。
        在探究“鎘大米”成因的調查中記者發現,水稻對鎘的吸附能力很強,遭到鎘、鉛等重金屬污染的土壤可直接導致大米鎘含量超標。有關專家表示,目前看來,造成大米鎘含量超標的原因主要來自兩個方面,除了鉛鋅礦以及有色金屬冶煉等工礦企業排污外,就是化肥過量施用。有統計結果顯示,目前全球每年進入土壤的鎘總量約為66萬千克,其中經施用化肥進入的比例高達55%。一些周邊沒有涉重金屬工業企業的地方,生產出來的大米仍會出現重金屬超標,原因就在于農業投入品被濫用。
        湖南省地質研究院教授童潛明表示,湖南是有色金屬之鄉,其大米鎘超標與土壤本身的鎘含量有一定關系,但主要原因是使用的磷肥中鎘含量高,而這一問題在全國都較為普遍。
        他介紹說,從原料開采到加工生產,化肥成品總會帶進一些重金屬元素或有毒物質,其中尤以磷肥為主。磷肥的生產原料磷礦石,天然伴生鎘,不當施用磷肥會造成土壤鎘污染這已經獲得國際公認,在部分歐美國家,磷肥中的鎘含量被嚴格立法限制。
        另一位湖南省的農業專家說,湖南是目前全國土壤酸化面積最大的一個省,全省耕地中有2/3的耕地存在不同程度的酸化現象。土壤酸化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增加重金屬在土壤中的活性,使其更容易被作物吸收,從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重金屬污染的危害。導致土壤酸化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農用化學品的大量投入以及不合理耕作等。因此,化肥農藥的濫用已逐漸成為土壤重金屬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用與不用的兩難抉擇
        最近20年,我國徹底擺脫了歷史上饑饉頻發的困境,農業產量躍居世界之首,這一成就的取得與化肥和農藥的廣泛使用密不可分。在人口激增、耕地短缺的嚴峻現實面前,使用化肥農藥,一直被認為是提高糧食產量的必要途徑。經過多年的持續快速發展,我國已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化肥農藥生產、消費大國,也給生態環境埋下了污染隱患。
        此次“鎘大米”危機的爆發,便是敲響了環境容量到達臨界點的警鐘。一方面是不斷增長的糧食需要離不開化肥農藥的支撐,另一方面是化肥農藥造成的環境污染不斷加劇,我們似乎陷入了兩難的抉擇。
        農業部農產品產地土壤重金屬污染防治專家組成員、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蘇德純對當前面臨的土壤污染問題憂心忡忡:“與大氣和水污染相比,土壤中的重金屬無法降解,而且分離難度大,修復起來非常困難!敝袊茖W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復研究中心主任陳同斌也曾表示,即便在輕度污染的地方,要除掉土壤中的重金屬最快也要3~5年。
        記者從相關業內人士處獲悉,目前我國受污染的耕地約有1.5億畝,如果采用植物修復法,按照每畝地修復成本兩萬元計算,總體所需資金將達3萬億元。而環保部門的另一項統計顯示,全國每年因重金屬污染的糧食高達1200萬噸,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控制住新的污染來源,我們必將為環境污染付出更為沉重的代價。
        溫鐵軍,經濟管理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院長。懷揣著探索“零污染”的生態農業的夢想,他來到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用60多畝地搞起了有機農業試驗。為了推廣無化學污染的有機農業,種植出健康的綠色作物,全面恢復土壤肥力,溫鐵軍要求,試驗田里不施化肥,不打農藥。
        可是,3年下來,試驗田里農作物的長勢卻遠遠不如只有一墻之隔的普通農田,這令許多人對有機農業的價值和意義產生了懷疑,而溫鐵軍認為:“用化肥伺候地是個惡性循環,我們要3年不用化肥才能使現有土壤脫毒!卑凑諟罔F軍的試驗,土地脫毒和恢復地力需要3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在生態農業取得成效前,土地將出現3年低產。而如果試驗在全國范圍內推廣,就意味著全國的耕地都將出現3年低產。那么,這樣的損失誰又能承受?
        嘗試突破發展瓶頸的方法
        既要實現農業持續穩定發展、長期確保農產品的供給,又要最大限度地保護環境、逐步減輕土壤污染負荷,就必須探索出一條科學種植、合理控制化肥農藥用量的新路,踩住土壤污染的“剎車”。
        生物肥料已成為解決中國農業生產和農村環境污染等問題的關鍵產品。至今年4月份,國內有150多個生產菌種可以用于生產生物肥料。
        目前生物肥料主要有三大類產品:一是農用微生物菌劑,二是生物有機肥,三是復合微生物肥料。后兩者的產量占生物肥料總量的80%以上。生物肥料產業在2008年進入了發展提速時期,每年的行業總量增長在10%以上。目前,純粹的生物肥料因價格較高而更適用于經濟作物;生物有機肥和復合微生物肥料價格則相對低,加上兼具常規肥料的養分且對土壤具有獨特的生物修復功效,很可能成為保持未來糧食增產的重要肥料品種。
        生物肥料產業可以歸屬于:生物產業、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國家產業政策規定:現代農業中有18項優先發展的技術,生物肥料是其中之一。國家對生物肥料也有一定的政策支持。

      聯系方式
      更多

      聯系電話:13838956344  0377-63621706

      生產廠址:南陽市臥龍區石橋一村

      辦公地址:南陽市宛城區長江中路萬正大公館16號樓1單元1樓東戶

       QQ 郵箱:1123867740@qq.com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2900號-3 

      網站地址:www.xnf930.icu

      關注我們
      更多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3838956344
      0377-63621706
      - 經理
      請掃碼關注“潤豐肥業”
      技术支持: 商友科技 | 管理登录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